返回列表 发帖

国乒U21新政,是跟“胖子”置气?还是受了日本人的刺激?

——踏雪寻踪,扒一扒捋一捋“U21新政”的来龙去脉!

1、试水彩排
去年12月,国乒教练组公布了世界杯团体赛参赛名单:男队马龙、樊振东、许昕,加上林高远(“中生代”选拔出线)和林子洋(“U21”选拔出线);女队丁宁、刘诗雯、朱雨玲,另外2个名额过了元旦一次性打包解决。
——女队选拔并未涉及“U21”一词。
第一时间有人对于子洋入选提出质疑:未通过全队的选拔就出线,等于送他一个世界冠军,有“拔苗助长”之嫌,对其他人,尤其是对“中生代”队员不公平。
这样的质疑有道理吗?肯定有。
但人们很快想起在“刘国梁时代”世界杯团体赛从未搞过选拔,派谁去都是教练组说了算(第5人也是白送一个世界冠军)。如今有了选拔,尽管操作方式还有待商榷,但比起以往的不选拔多多少少也算是个进步,遂叨叨了几天便偃旗息鼓。

2、“新政”出台
2018年1月5日,《中国乒乓球协会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试行)》颁布,“U21球员”和“省队球员”必须有1人入选大赛(世锦赛、世界杯)团体阵容。
人们恍然大悟,原来去年于子洋出线的那次U21选拔只是一次试水彩排,乒协已将它作为“新政”的压轴大戏正式粉墨登台。
另起炉灶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凡是以前没有搞过的东西(如世界杯选拔),咱搞;凡是以前搞过的东西,咱都推倒重来。
就像百姓人家搬了新居,旧家什家电都当垃圾扔了,重新置办,反正咱又不差钱。
abbr_9e109baf14e5b9f992957d3876cb5e3f.jpg
2018-1-21 20:52

3、难道是“一国两制”?
因女队选拔日期(2018年1月5日—6日,恰巧与公布“新政”是同一天)、选拔方式(7选2)早已对外公布,没法更改,于是选拔赛如期举行。
六轮大循环,小将陈幸同、王曼昱脱颖而出,跻身世界杯5人团。
疑问:女队的“7选2”分明沿袭了以往刘国梁“直通世乒赛”的模式,并未按照新颁布的《中国乒协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试行)》章程来实施,难道“新政”刚离了娘胎就成了一纸空文?

4、按下葫芦浮起瓢
1月7日,即女队选拔结束后的第二天,“新政”颁布后的第三天,乒协又发布了“关于《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之问答”,其中第7条对落实“U21”人选专门做了解释:
7、关于2018年世界杯团体赛参赛运动员选拔情况 
根据《中国乒乓球协会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2018年世界杯团体赛参赛人选已经产生。
男队人员参赛资格确定情况:
马 龙:2017年世界杯单打第三名。
樊振东:全运会单打第二名(冠军为马龙)。
林高远:国家队选拔赛胜出。
于子洋:国家队U21选拔赛胜出。
许 昕:乒超联赛正在进行,个人积分排名尚未最后产生,教练组根据比赛经验、打法等综合因素确定。
女队人员参赛资格确定情况:
朱雨玲:2017年世界杯单打冠军。
丁 宁:全运会单打冠军。
陈幸同:国家队选拔赛暨U21岁选拔赛胜出。
王曼昱:国家队选拔赛暨U21岁选拔赛胜出。
刘诗雯:乒超联赛正在进行,个人积分排名尚未最后产生,教练组根据比赛经验、打法等综合因素确定。
将陈幸同、王曼昱划归“国家队选拔赛暨U21选拔赛”胜出球员,原意是弥缝,结果成了笑柄:倘若胜出的是武杨、木子,或陈梦、冯亚兰,咋办?
又因将许昕、刘诗雯列入“待定”,再次引发了网友的不满,又是一片哗然。
这头葫芦还没摁下,那头又泛起一只瓢。
下载 (4).jpg
2018-1-21 20:54

5、频遭诟病的处罚
“新政”第七项“处罚”的第一条专门制定了对输球运动员的惩罚:
七、处罚
(一)巡回赛预选赛未出线或正赛第一轮输给其它协会选手的运动员,如具有下一次巡回赛参赛资格, 将被暂停一次参赛资格。
因国际乒联实施了“名额紧缩”政策,事实上中乒协“2018年各类国际赛事参赛将达到600人次以上”的计划已无法实现。
国乒人才又太多,大多数运动员参赛机会原本就不是很多,他们所承受的心里压力可想而知,再施行这么一个处罚政策,完全就是给运动员“增压”,似乎有些不人道。
而且,每个人遇到的对手(实力有强有弱,有时差别甚大)不一样,每个人的具体状态(有些球虽然输了但队员表现尚可,或因小病小伤影响了临场发挥)也不一样,不问青红皂白采取“一刀切”的处罚办法,肯定不太科学。
再则,用“处罚”来为自己决策失误(600人次以上只能落实250)找补,既不聪明也不厚道。

6、U21新政出台的原因
培养锻炼使用新人历来是国乒的优良传统。1961年北京世乒赛分享男单冠亚军的庄则栋、李富荣是U21,1981年在南斯拉夫打翻身仗的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是U21,1995年天津会师决赛的孔令辉、刘国梁也是U21……出道已有5年的樊振东至今还是个U21。
原本就一直客观存在的东西,如今为何大张旗鼓刻意渲染,并将它作为“新政”的主要内容呢?
原因不外乎以下三点:
一,跟那个“不懂球的胖子”置气
新政看似别出心裁,实则是在跟那个阴魂不散的“不懂球的胖子”在置气,人都走了却阴魂不散挥之不去,外界好事者还屡屡为他叫屈,时时给人添堵。所以,他的印记必须通通抹去。
——“胖子”的印记已融入国乒血液,载入国乒史册,其实谁也抹不去。
二,受了小日本的刺激
人家张本智和13岁、平野美宇17岁就拿到了世青赛、世界杯冠军,我们也要让年轻人拿世界冠军。为了追上日本队的年轻化进程(步伐节奏),必须标新立异,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在这种思维理念支配下,就跟日本人较上劲了,有意识无意识间向他们学习借鉴。
——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各队有各队的队情,对日本队的做法小编一向不予评判。
三,骨子里的足球情结
大力发展足球运动乃是国家倡导,从职业队到民间正轰轰烈烈开展。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自然就有了一份“足球情结”,类似“U23”、“U17”的绿茵场上的常用术语时不时会在脑海浮现,顺手拈来用在乒乓球方面倒也情有可原。
——为了赶超日本队,乒协会不会再推出个什么“U17”或“U15”新政?不得而知。

360行无论干哪一行,凡事都有个度。越过了这个“度”,就是瞎折腾。
隐隐约约的有一种不好感觉:“U21新政”出炉太草率,忽左忽右的,其创意好像并非出自国乒教练组或业内专家之手,而是源自一个外行的、因正值更年期而心绪不宁焦躁不安动辄意气用事的老妇人(或老男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