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历史真相:乒乓球38到40的来龙去脉

1994至1995年,国际乒联连续发生大震荡。94年12月,第三任国际乒联主席、日本人荻村伊智朗因病去世;95年10月,第四任国际乒联主席、瑞典人洛罗·哈马隆德又因病去世。在连续两届掌门人都死于任上的情况下,一位中国人临危受命,成为了新一届国际乒联主席。
提起徐寅生的鼎鼎大名,在老一辈球迷心中应该是无人不晓。他1938年出生于上海,1961年26届、1963年27届、1965年28届世乒赛中国男团三连冠的主力队员。他打球善于动脑子,素有乒坛“智多星”美誉。1964年他的那篇《关于怎样打好乒乓球》的讲话得到毛泽东主席高度赞赏,说它“充满了唯物主义辩证法”,发行了700万册,广受各界好评。

1971年31届至1975年33届世乒赛,徐寅生担任中国乒乓球队教练组首席教练员(权限相当于总教练),管理球队各项事务。
1979年,41岁的徐寅生出任国际乒联副主席。因中国队太过强势为了避嫌,加上必须配合当时老爷子“不扛旗,不说大话,韬光养晦”的基本国策(外交政策),他一直低调做事甘愿屈居副主席位置。到了94、95年两任主席10个月内相继去世,鉴于当时乒联高管中没有威望、资历、年龄等各方面条件都合适的人选,徐寅生这才挺身而出,答应被推选为第五任国际乒联主席。

1932年出生的荻村伊智朗是20世纪50年代世界乒坛最优秀的男选手,五届世乒赛(21、22、23、24、25)男团冠军一号主力、两届(21、23)男单冠军、两届(23、25)男双冠军、三届(24、25、26)混双冠军。二战后一人12个世乒赛冠军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排在第二位的是中国选手王励勤,共获得过11个世乒赛冠军(4个男团、3个男单、2个男双、2个混双)。
1965年退役后长期担任日本队主教练,他还指导培训过许多国外选手,其中最著名的是31届世乒赛男单冠军、瑞典神童本格森。

1970年起任国际乒联理事,1977年任第一副主席,1987年任国际乒联主席,成为担任此项职务的第一个亚洲人
荻村与比他小6岁的徐寅生是多年挚友。他的另一位好友庄则栋1981年出狱后“流放”山西太原,正是荻村(通过徐与中国乒协)多次斡旋庄才得以调回北京(市少年宫)工作。

进入90年代,虽然亚欧竞争异常激烈,但票房却在日益萎缩。球的速度越来越快,技术难以掌握,导致乒乓球运动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遭遇瓶颈。同样也因为速度太快,使得乒乓球比赛的观赏性降低,以至于欧洲这个乒乓球大本营也开始逐渐失去群众基础,民间打球的人越来越少。
荻村对此忧心忡忡,便萌生了将乒乓球改大让球速变慢的想法,这一点,同样是运动员出身的徐寅生与他不谋而合。没想到是荻村的这一构想刚一提出,首先遭到了日本乒乓界和器材商家(当时所用的乒乓器材中有不少日本品牌)的抵制:球变大了分明对人高马大的欧洲球员有利,有传闻某国的器材商家已蠢蠢欲动,你吃里扒外,脑子坏掉啦?
这种质疑不无道理。突然球变大了肯定会对球员,尤其是对素来以快速灵巧见长的日本球员产生一定影响;而且荻村为了“避嫌”,新球的开发研制很有可能交给别人。但是“屁股决定脑袋”,在其位必须谋其政,此时的荻村身份是国际乒联主席,而不是日本运动员或教练员或商家,他必须站在他的角度,担负起自己所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
此事尚在酝酿中,荻村便被查出罹患肺癌。荻村病逝后,继任国际乒联主席的瑞典人哈马隆德,因瑞典乒协(包括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等著名运动员在内)反对将球改大,加上他本人又身体不佳,任期的后几个月里三天两头去医院,于是此事暂时被搁置。
徐寅生上任之后,延续了荻村的政策,积极着手推动乒乓球从38mm到40mm的改革,正式将此事列入国际乒联工作日程。
几年间,红双喜承担了几乎所有的研究、测试任务,向国际乒联和各国乒协提供了改革(40mm球)可能带来的击球速度、力量、旋转的变化数据,以及可能对运动员身体产生影响的指数(测试证明微乎甚微),为改大球奠定了科学依据。
1999年8月4日国际乒联就乒乓球“小改大”进行表决时,总共124个协会代表出席,结果10票弃权,83票赞成,31票反对,已经是绝对性优势,但还未达到提案通过所需要的四分之三票数。
投反对票的,除了态度始终如一的日本乒协,还有瑞典、韩国、朝鲜等国乒协。中国乒协非但投了赞成票,还积极地做了亚非拉各国乒协的工作。
最终,经徐寅生主席的不懈努力还是促成了此事。大会决定先在2000年初两站公开赛上试用40mm新球,等到2000年10月1日悉尼奥运会结束后的世界杯(10月8日)正式启用,彻底取代原先的38mm旧球。
——落选奥运会,几个月来专注练习“大球”的马琳获得2000世界杯冠军,成为“大球”时代第一个世界冠军。
徐寅生当了四年国际乒联主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促成了乒乓球从38mm到40mm的改革,这是他在任期间的最大政绩。
虽然此项举措最后落实是在他的下一任加拿大人沙拉拉手中,但确实是在徐寅生那里走完了所有的程序,从而完成了这一项重大改革。
现在,很多年轻球友对改大球这项跨时代的改革有着各种误解,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两个方面:
1,以为这是沙拉拉的杰作,但实际上沙拉拉是坐享其成,只是完成此项改革的“最后一根稻草”。
2,以为改大球是为了限制中国队一家独大而做出的针对性改革,是对中国队实施打压,但这是只看表面不看本质、人云亦云的说法。
科学的态度是,看问题必须用事实做依据、用数据来说话:
1,“小改大”对球员的影响因人而异
众所周知,球越大击球速度就越慢,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改用大球之后不利于中国传统打法,譬如刘国梁的成绩就急转直下。但对欧洲横板打法也有一定影响,如罗斯科夫、盖亭、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等人,从此成绩江河日下。这或许与年龄有关系,总体而言还是年轻选手对“大球”的适应相对比较快,譬如中国的马琳(2000年20岁)、王励勤(2000年22岁),王皓(2000年17岁)、韩国的柳承敏(2000年18岁),欧洲的萨姆索诺夫(2000年24岁,还是“小萨”)、波尔(2000年19岁)等选手。像奥地利的施拉格(2000年28岁)、金泽洙(2000年30岁)和吴尚垠(2000年23岁)、孔令辉(2000年25岁)等这一批人,则说不上有多大影响。
——像现在张继科、马龙、许昕这批球员,一入行就和40mm球打交道,则与38mm“小球”浑身不搭界。
2,进入新世纪中国队的成绩越来越好
连续三届(北京、伦敦、里约)奥运会,中国队包揽了所有金牌。2005年上海世乒赛至今,中国队包揽了所有的男单、男团世界冠军。即使女队2010年兵败莫斯科,根本也与“大球”“小球”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赛场上所有的选手用都是一样的球,规则对大家,为什么还总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呢?
1,恐怕还是“阴谋论”的习惯思维在作祟
由于东方民族素有着较强的戒备心理,加上十几年来一些无良自媒体有意无意不停地煽动鼓噪,一部分年轻球迷对这段历史真相不甚了解,恰逢期间奥运会、世乒赛名额又几次“瘦身”(确有搞“平衡”以求“推广”之嫌),于是,这几件“乱七八糟”的事情搅和在一起,国际乒联在中国大陆便成了过街老鼠,天天挨骂。
2,一旦比赛输了业内人士也喜欢拿球来说事
拿球说事似乎成了业内人士的习惯,远的(蔡振华、刘国梁时代)且不说,就说2017世界杯中国队失利后,部分媒体先后都归咎换了新球,这或多或少也会影响民众认知,让不明觉厉的球迷感到愤怒。
“大球”已经使用了十七年,争议也一直延续至今,不过话又说回来,乒乓球的体积不能无限制增大,国际乒联也必须要考虑球的增大对运动员带来的影响,各国乒协伤兵满营的窘状才是普通球迷最不愿意看到的!

3,当事人三缄其口
17年来,乒乓球小改大的争议一直延续至今。担任国际乒联终生名誉主席的徐寅生老先生,性格与国际排联终生名誉主席魏纪中老先生不一样,该说的也不说,选择了沉默是金。

TOP

感谢渔樵老师科普了一下乒乓球由38cm到40cm的历史真相,确实过去我也以为是国际乒协主席沙拉拉为了遏制中国队的乒乓球霸主地位,而采取的一项新措施,这些年网上喷国际乒联的网友还真不少。

TOP

谢谢红版!

TOP

渔樵老师新年快乐!

TOP

有理有据
QQ:491012008   
...

TOP

回复 5# 红莲

祝红版新年快乐!!
这二十天,渔网我上不去,今天勉强能上了,也断了好几回。

TOP

回复 6# 老井


    谢谢井兄!

TOP

尊重历史,以正视听。

TOP

尊重历史,以正视听。

TOP

回复 10# 哗哗大侦探


    谢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