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发宝鸡乒乓元老宋治平的微信文章

本帖最后由 不老松 于 2017-9-8 14:50 编辑

宝鸡宋治平,2014年摄于宝鸡体育馆,73岁
            
1309121325fd5415577a0e95f2.jpg
2017-9-8 13:16

             宋治平是五,六十年代我省著名乒乓球运动员,曾代表我省参加过第一届全运会,获男团第六名,在陕西和
      安徽的生死大战中,力克安徽名将刁文元,拿下宝贵的一分,立下了汗马功劳。又代表陕西参加全国第一届工人运
      动会,获混双(搭档曹继玉)第六名,1964年,在陕西省四运会上,为宝鸡队拿到历史上第一枚男团金牌,可谓
      战功显赫。
            他本来有机会进国家青年队,但由于家庭问题被否定了。他也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但他毫无怨言,因为他
      相信党,这是他坚定的信念。
           
      附:宋治平的文章
      心平常,自快乐
今年76岁的我,身子硬朗,心里快乐。为什么?因为我有一颗平常心。
我在615厂工作42年,我的青春年华与兵工有不解之缘。
年轻时,我酷爱乒乓球运动,大家都夸我球打的好。1959年,我被选拔为省级运动员(全省5男4女),代表陕西省参加中国首届全运会,地点在北京。经14天博弈,陕西乒乓球男队夺取第六名,在获奖运动员中,我有幸被选拔参加国庆10周年受检运动员方队,当我手捧鲜花,高呼口号,通过天安门广场,看见站在天安门城楼向大家挥手的毛主席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那种高兴。接着,我又参加了彭真市长在人民大会堂为运动员代表的庆功宴会和贺龙元帅为运动员的颁奖仪式。这是我的乒乓梦,人生梦的辉煌时刻,那年,我19岁。
1960年,国家组建兵乓球青年队,从各省挑选男女队员各一名到北京集训。陕西省挑选的男运动员是我,如果能被选定,我将会与庄则栋、李富荣为伍。然而,在政审时,我被刷了下来,原因是“家庭历史问题”(民国时期,家父曾在国民政府任市级官员,文革时定为历史反革命,文革后评反)。1962年,因3年自然灾害,省专业队解散,我回厂工作。文革期间,我被视为“黑七类”。我当时心情雪上加霜,郁闷极了。巧在这时,我生命中的贵人出现,四清工作队李明队长爱打兵乓球,与我“以球会友”,交住颇深。他深知我的苦衷,送我一套《毛泽车选集》,鼓励我说:没文化,多可怕,其实更可怕的是没信仰。出身不是问题,重在你自己的表现。
那时,厂里排演《智取威虎山》,对英雄杨志荣这个角色政治条件要求很高,当时我想:我虽演技好,考虑政治条件,怕要被否定。没想到工作队坚持党重在表现原则,让我演杨志荣,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从心里感到党是光明磊落的,我相信党、爱党。感动之余,把杨志荣演得很成功。
在我40岁那年,党组织批准了我的入党申请,我感觉到了自己人生多了一份色彩,多了一份社会责任。
在我担任厂工会文体专干期间,我和同仁们一起,组织开展了许多职工喜闻乐见的业余活动,传递社会正能量,激发职工的生产潜能。
我担任宝鸡市乒乓球协会副主席期间,有计划组织全市乒乓球运动员的选拔、培训和群众性的运动,使宝鸡市乒乓球运动名列前茅。
退休18年来,我通过组织开展多种比赛,培训、交流,发现培养青少年乒乓球运动员,让我的兵乓球梦继续延升。我连续10年主持、策划社区社火表演,组建第一个女子锣鼓队,彰显企业文化和退休职工的精神风貌。我主持导演成功社区第一部微型电视剧:好事多磨。我担任社区老科协老年健身运动会裁判长,坚持每年组织一次运动会,因为这些活动健康、活泼、有益、有趣而颇受青睐。
其实,人生不开心的事常有八九,享受、开心的事情就一二。我把这个时代看得更好,更开心和快乐。既然我已经走过了过去了,就不要牢记那些不好的东西,文革中含冤的领导干部、民主人士,我们党拔乱反正,推倒强加在他们头上的一切不实之事,全部以予平反昭雪,我们的党还是有宽广的胸襟的。 人要往前走,开心地走,自己的人生就会快乐。
习近平总书记以大战略、大格局思维引领国人践行两个一百年中华伟大复兴目标,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最为荣耀和幸福的事。
虽我年迈,但每当我想到这些,好像自己年轻了许多,好像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使我有无比的快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