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十九届世乒赛男子单打第三轮资料确实少了这么多。
暂作对手弃权处理。待资料全了就补上。

TOP

我知道:kjell . 约翰森 是与伯恩哈特双打搭档,1966年文革初期还访问过上海,看过他们的实况比赛,阿尔塞是 ...
牧音 发表于 2017-2-21 04:17


这的确算一个理由。但不充分。
经常可以看到的事实是:即使是同一届比赛,一个队里,团体赛时较固定的搭档,到单项比赛时,分别与其他人搭档。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依据仅仅如此,还属于“猜的”。要作为正式档案,应有附注说明。当然,作为一般的跟帖,可能就可以马虎点。

TOP

看了你的译名 很好!
我已把罗马尼亚选手:斯泽蒂凡尼,改为:
森提瓦尼
我已把捷克斯洛伐克选手:赫鲁斯特科娃,改为:
赫鲁什科娃
我已把捷克斯洛伐克选手:波萨,改为:
博萨

另外中国选手对混合双打第三轮:罗马尼亚选手:米哈尔萨,
应改为:米哈尔卡

TOP

王志良(中国)胜木村兴治(日本)3:2(21:19,19:21,21:12,9:21,21:19)
以上为准。
但曾经根据报道:
王志良(中国)胜木村兴治(日本)3:2(21:19,19:21,21:12,9:21,21:15)

TOP

本帖最后由 关娉仁 于 2017-3-9 00:52 编辑

谢谢牧音版主的指出:

另外中国选手对混合双打第三轮:罗马尼亚选手:米哈尔萨,
应改为:米哈尔卡

为与大多数媒体使用一致,现已改正。再次感谢!

错误的来源是《人民日报》1963年4月13日第3版:“沉着应战 稳健多变 防守牢固 张燮林、郑敏之巧取荻村、松崎”:“据新华社布拉格十二日电 ......张燮林、郑敏之是在第三轮以三比0击败了罗马尼亚的森提瓦尼、米哈尔萨之后,同荻村、松崎遭遇的。......"

TOP

我看了一下,张燮林,王志良的第一,二轮男子双打,可能我初稿出错所致。

TOP

我看了一下,张燮林,王志良的第二轮男子双打是轮空。

TOP

第一轮是加拿大,英格兰组合。

TOP

增加了男子双打的前三轮比赛对阵及比分 170308

TOP

男子双打:

第一轮:
张燮林,王志良(中国)胜格罗斯莱(加拿大),朗德雷(英格兰)3:0(21:14,21:8,21:17)

第二轮:
张燮林,王志良(中国)(轮空)

第三轮:
张燮林,王志良(中国)胜克莱因,迈尔斯(美国)3:0(21:18,23:21,21:12)

TOP

看了博根专著,种子选手分区世乒赛抽签是:
先抽1,2。再抽3,4。再抽5,6。再抽7 ,8。
第三号种子选手李富荣真是幸运,庄则栋可以三连冠,李富荣可就不能三连亚了。

TOP

男子双打:

第一轮:
张燮林,王志良(中国)胜格罗斯莱(加拿大),朗德雷(英格兰)3:0(21:14,21 ...
牧音 发表于 2017-3-21 00:25


我宁愿相信博根是错的。理由是——

当时人民日报的新闻:

    据新华社布拉格十三日电 第二十七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双打第三轮今天上午结束。非种子选手、中国的张燮林和王志良以三比0的优势击败了日本最优秀的一对男子双打选手荻村和木村(种子选手),成了男子双打比赛开始以来最引人注意的新闻。......


......张燮林今天一早刚刚参加了男子双打的第三轮比赛(同王志良合作击败了日本的荻村和木村),只休息了一个多钟头就投入了混合双打的第五轮比赛。......


另外,我手上另外的资料表明:(见本帖的第五楼)


张燮林和王志良在第四轮上战胜的对手是克莱因和迈尔斯(18,21,12)

TOP

本帖最后由 关娉仁 于 2017-4-10 09:54 编辑

第一轮参赛的选手第二轮不可能被编排为轮空!(只可能是对手弃权)
这是抽签法的基本常识

乒联资料上的确有些错误说法,那是乒联雇佣的不专业的秘书们在事后整理时出的问题。

TOP

本帖最后由 关娉仁 于 2017-4-12 11:08 编辑
看了博根专著,种子选手分区世乒赛抽签是:
先抽1,2。再抽3,4。再抽5,6。再抽7 ,8。
第三号种子选手李 ...
牧音 发表于 2017-4-9 12:11


这只是抽签法的ABC,要想做档案这是最起码的基本功。
世乒赛的早年(1965年及以前)是这样的:依序
1.一二号种子抽签进入位置表的最上和最下,以28届男子单打为例,即1号和128号位;
2.三四号种子抽签进入上下半区的最下和最上位置,同上,即64号位和65号位;(尽量满足同协会回避原则)
3.五六号种子抽签进入2/4区最上和3/4区的最下位置,同上,即33号位和96号位;(尽量满足同协会回避原则)
4.七八号种子抽签进入1/4区最下和4/4区的最上位置,同上,即32号位和97号位;(尽量满足同协会回避原则)
......
所谓同协会回避原则是指:
A.按赛事排名,同协会内的一二号选手不在单淘汰比赛的同一个半区;(一般执行的较为严格,参加预选赛的除外)
B.在单淘汰比赛中同协会内的前四号选手分别处于不同的四个1/4区,(一般执行的不太严格,可能还要求四个同协会的前4号选手都有排名)。
C.尽量保证二三号选手在同一半区,一四号选手在一个半区(但这一点有时无法满足,如同一协会的选手位列赛事1,3,4号种子,则该第4号种子,只能与1号种子在同一个半区,否则它将违反上述2和A)

后来,不知从那一届开始(事实是从1967年第29届就开始满足了)取消了了上述第1条,严格规定一号种子在1号位,2号种子在128号位。这当然是正确的,让一二号选手抽签是毫无意义的。

再后来,为了增加抽签的随机性(另一等同的说法是减少控制),先是将前四号以后的种子从两两一批的抽签改为每四个一批的抽签,再改成3-4一批、5-8一批、9-16一批、17-32一批的全随机抽签。这种变化也很有积极意义,否则直接定位(因种种控制规定而无需参加抽签)的人数太多,让人觉得说是随机抽签而事实上被指定的成分太大;

同时,逐步取消了同协会回避原则,开始是预选赛选手不回避,再就是非种子选手不回避,到现在为了避免中国人的大包大揽,干脆完全取消了同协会回避原则。

完全取消回避,原则上也可以说是对的,但在取消回避的同时还要限制同协会的报名人数上限就说不过去了,甚至可以说就是针对中国队的。

本来,设置回避制度是要尽量避免同室操戈(观众觉得无趣、队友之间也觉得尴尬),同时自然避免了因某种原因由教练或领导决定谁上谁下(即所谓内定让球)的现象。从这点来说回避制度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后来,中国队太过强大,回避制度可以让中国人轻易实现包揽(此时,一些人非常希望来自中国的高手们自相残杀),最后阶段变成中国的国内赛,又似乎让观众和国际乒联更觉得无趣。

关于让球问题,似乎水很深,但也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不应以现在的标准来评判。可以另贴专门讨论。

TOP

本帖最后由 关娉仁 于 2017-4-10 09:44 编辑

关于人数限制

开头是每个协会在单打项目上可以最多报16名,双打可以在不超过单打的报名人数限制下任意报名,东道主可以翻倍;
于是才有26届世乒赛,中国男女单打各32名,双打各16对的现象。
看到中国的人海战术太过强大,同时报名参赛的协会数人数也越来越多,国际乒联就动了缩编的念头:70年代初曾有规定:单协会男单女单的报名人数上限设定为5+n和4+n,其中n是上届世乒赛结束后国际乒联排名中,该协会在单打前十名中的人数。而5和4则是团体赛报名人数

以32届世乒赛为例:
第31届赛后国际乒联公布的单打优秀选手名单中,中国有3名男选手(4李景光、6郗恩庭、9李富荣)和4名女选手(1林慧卿、2郑敏之、5李莉、9郑怀颖)进入前10名,于是中国队可以在第32届世乒赛上派男女各八名远动员参加单打比赛。

后来看到中国队强人太多,又规定男女单打一个协会报名上限为7单打、3双打
不久前又看到,从今年开始报名数上限又进一步下降为单打5,双打2.

真不知道以后会再怎么发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