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穿越时空的情缘(6)

    这次县里组织的邀请赛,实际上是对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乒乓球队训练的一次检阅,对于取得的成绩,赛后,刘老师根本就没有表扬过我们,他很清楚,这支队伍,不是为了在本土作战的,最终是要拉出去面对训练有素的全地区的兄弟队伍,经过选拔,为省里输送乒乓球方面的后备人才。当时,我们也不太清楚这些,还以为只是参加一次普通的地区乒乓球运动会。
    在训练中期,母亲到县里来看过我一次,她到时,我正在大成殿里练球,她在一旁默默看了一会,就把我叫到门外,塞给我10元钱,让我先去买一瓶红烧猪肉罐头来吃。由于天气太热,我经常买冰糕吃,钱已经用完了,看到母亲,我真是喜出望外,知道这下又有钱用了,心头格外稳当。说实话,那时,国家虽然很穷,但运动员的伙食,已经相当不错了,每天有8角钱的补助,在吃的方面,象在过神仙的日子。
    眼看参加地区运动会的日子已经临近,刘老师特意放我们一天假,允许我们回趟家,也让大家休息休息。我们的队员中,一半是县里的,只有我和另外两个女队员的家离县城远一些,我们三个没有回家,留在队里,又练了一天的球。
    9月初的一天(大概是2号),我们的队伍出发了,坐上了去成都的客车。到达成都后,第2天上午,刘老师专门带我们到省体育馆去参观了乒乓球队的训练,当时省队正在为全运会作准备,墙上的标语是:奋战100天,迎接全运会!看到这些专业选手们精彩的训练,我们感到了巨大的差距,但又受到了鼓舞,毕竟我们还是小小少年,就像早晨8、9点钟的太阳,是未来和希望。
    下午,我们转车到了温江,接受大会的统一安排,在地区招待所住了下来。温江地区现在早已经不存在,全区划归成都市管辖,当时有12个县,在四川,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之一。在旧社会就有“金温江,银郫县”的说法。
    走进这里的体育馆,不仅宽大,而且设施齐备。乒乓馆里,几十付红双喜球桌,格外气派,我们这帮小县里走出来的小伙伴,真是大开眼界,要知道,我们所在的学校,连一付正规的球桌都买不起。晚上,体育馆屋顶的大灯也非常明亮,对着看,都有些刺眼,哪像我们练球的场地,最多只有两只100瓦的灯,挂在大成殿里,每天晚上在昏暗中练习。
    1975年9月初,温江地区少年儿童乒乓球运动会暨选拔赛,在体育馆隆重拉开序幕,为了这一天,我们这帮小朋友,在刘老师的带领下,夜以继日地训练了两个半月,大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象一枝离玄之箭,向着既定的目标射去。开幕入场式完后,立即投入了比赛。
    这次运动会,共有12个县的男女代表队参赛。男队有48名队员,比赛分两个阶段,大约15天时间。第一阶段是小组赛,共分8个小组,每个小组6人,进行循环赛。第二阶段是排位赛,取小组的1、2、3名(4、5、6名被淘汰),分成3个组,每组8人,同样进行循环比赛,决出名次。第1组决出1~8名(由每个小组的第1名组成),第2组决出9~16名(由每个小组的第2名组成),第3组决出17~24名(由每个小组的第3名组成)。第一阶段实行3局2胜制,第二阶段实行5局3胜制。那时每局是打21个球,每局比赛的强度比现在大点,不象现在,每局11个球,有的运动员还没有真正进入状态,比赛就完了,这是国际乒乓球联合会限制中国独大的结果,但规则是相互的,此举,不但没有把中国独大的局面控制着,反而让中国队更加强大,多次独揽世界大赛的全部冠军。而乒乓球改大,由38mm,改为40mm,是个非常正确的决策,他使此项运动增加了回合,变得更精彩,更具有观赏性。
    每个小组都有1~2名种子队员,其他队员由抽签决定,我被抽第几小组,已经忘了。我在这个小组里,正好遇上了陈龙灿。陈龙灿生于1965年,新都人,那时他10岁多,比我小两岁多。他个子瘦小,可能是因为常年训练的原因,皮肤稍黑,沉默少语,因为我和他住在同一楼层,房间又是隔壁,因此比赛完后,偶有来往。有天晚上,在他住的房间里,我把他的球拍拿来看了看,也是红双喜,正胶,只见拍子比我的还旧,背面上部,都磨了个坑,我问他:“打几年球了?”他回答:“已经三年了”,我说:“怪不得你的拍子背后都磨出坑了。”大家在一起说笑时,他的脸上很难看到其他小朋友们常常流露出的喜怒哀乐,也许是他太专注于乒乓球的世界。小组赛的结果,陈龙灿第1,我名列第3。同他比赛,我是直输3局,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最好的一局,打成13比21。进入第二阶段的排位赛,他在第1组,我在第3组。
在比赛前的练习时,大家就已经看出了他的球技,他们新都队的另外一名选手和什邡队的一名选手球技较高,还没有打到最后,我们就猜测冠军会在他们之间产生。
    第二阶段的比赛结束后,我的总排名是男子组第21,王羽的排名是第24,冯名排在女子组第17位。这个结果,和刘老师的期望差不多,因为我们接受比较正规的训练时间也就2个来月。虽然冯名接受正规训练的时间稍长,但平时缺乏交流,参加大赛的经验也很不足,能打成中等偏上,已经很满足了。
    本次运动会的决赛是在陈龙灿和他的队友之间展开。那天,陈龙灿打得异常艰苦,可能是因为他俩是同一个球队出来的,彼此都非常熟悉对方的打法和球路。最后一局,打到20多,难分胜负,那几天,可能是因为陈龙灿有些小感冒,他是在一把鼻涕,一把汗的状态下,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取得冠军。这个冠军,是他人生的分水岭,也使之后的世界乒坛,升起了一颗,光彩夺目的新星!
    若要问,人生几多选择,我们且能料想?有那么一段精彩足够!自从在那次运动会上被淘汰后,我几乎就与乒乓球绝缘。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岁月尽在红色里蹉跎。面对未来,不是因为厌倦,也不是因为就此沉沦,而是我注定又选择了别样的人生。少年不识愁,今天重温这段往时,倍感鼓舞,虽然对于乒乓球,没有丝毫成就,但正是它的魅力,驻扎在我儿时的心中,伴着我,指引我,并成全了我青春年少时最美丽的邂逅。
(完)   写于 2014.6.29
翼虎乒乓球客

重新拿起球拍,锻炼身体。

TOP

回复 2# 永如


    是啊,前年,在一个球迷朋友的鼓动下,又开始打球啦,不为别的,只为保卫自己
翼虎乒乓球客

TOP

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感谢楼主精彩分享!
身困于方寸之地,心飞于辽阔之天!

TOP

回复 4# 在川一角


谢谢一角友来赏读
翼虎乒乓球客

TOP

这次县里组织的邀请赛,实际上是对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乒乓球队训练的一次检阅,对于取得的成绩,赛后, ...

……我在这个小组里,正好遇上了陈龙灿。陈龙灿生于1965年,新都人,那时他10岁多,比我小两岁多。他个子瘦小,可能是因为常年训练的原因,皮肤稍黑,沉默少语,因为我和他住在同一楼层,房间又是隔壁,因此比赛完后,偶有来往。有天晚上,在他住的房间里,我把他的球拍拿来看了看,也是红双喜,正胶,只见拍子比我的还旧,背面上部,都磨了个坑,我问他:“打几年球了?”他回答:“已经三年了”,我说:“怪不得你的拍子背后都磨出坑了。”大家在一起说笑时,他的脸上很难看到其他小朋友们常常流露出的喜怒哀乐,也许是他太专注于乒乓球的世界。小组赛的结果,陈龙灿第1,我名列第3。同他比赛,我是直输3局,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最好的一局,打成13比21。进入第二阶段的排位赛,他在第1组,我在第3组。

翼虎乒乓球客 发表于 2016-3-22 09:45



      太羡慕你了,曾经跟陈龙灿这位世界冠军交过手,我2010年5月去过四川崇州,在一个民间比赛的现场采访过陈龙灿

      《乒乓旅游之·我们走在大路上》

      http://bbs.fishtt.hk/viewthread. ... p;extra=&page=7

TOP

回复 6# 乒部侍郎


    那是40年前的事了,当时都还是少年儿童,也想不到后来他会成奥运冠军。
翼虎乒乓球客

TOP

四川的乒乓球这么多年来,再没有了80年代的辉煌。陈龙灿,不应该只带领西华大学代表队,以他的水平起码应该带领四川队(或国家队),但四川是有才不用,浪费人才。他很支持民间乒乓,十分可贵。
翼虎乒乓球客

TOP

这...若要问,人生几多选择,我们且能料想?有那么一段精彩足够!自从在那次运动会上被淘汰后,我几乎就与乒乓球绝缘。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岁月尽在红色里蹉跎。面对未来,不是因为厌倦,也不是因为就此沉沦,而是我注定又选择了别样的人生。少年不识愁,今天重温这段往时,倍感鼓舞,虽然对于乒乓球,没有丝毫成就,但正是它的魅力,驻扎在我儿时的心中,伴着我,指引我,并成全了我青春年少时最美丽的邂逅。
翼虎乒乓球客 发表于 2016-3-22 09:45

感同身受ing,偶莫名滴泪崩
大山的子孙爱太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