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穿越时空的情缘(1)

对乒乓球的爱好,得从儿时说起。
由于我母亲是教师,家就住在一个乡村小学里,大约在8岁时(1970年),学校的操场边安了一张乒乓球台,说是乒乓球台,很简单,就是在泥土地上,摆一张水泥板,中间放几块砖头,当球网。在当时的中小学校,这种摆设随处可见,一是响应国家号召:锻炼身体,保卫祖国,二是学校总得让学生们在课外有个锻炼身体的地方。在体育项目中,乒乓球算是最省钱,最容易开展的一个项目,占地又少。当时学校来了一个爱打篮球的校长,教体育的陈老师又喜欢打乒乓,于是就跟校长建议,制作一张球台,因此,学校里的体育设施,除了两个篮球架,又多了一个乒乓台。下课10分钟,抢占球台,便成了一帮同学喜出望外的大事。
第2年,学校又请当地的木匠做了一付木桌子,1971年夏,在这付木桌上,学校召开了第1次乒乓球运动会。在陈老师的带动下,我和肖老师,杜老师,王老师,经常打球,过去的乡村学校,只上半天课,下午,不是劳动就放学,我基本上隔三差五都要同老师们打乒乓球,因此长进较快,在同学中,俨然是个高手,参加第1次乒乓球运动会,我便打败了高年级的学生,拿了个全校第1。
在当时的条件下,我的打法,全是江湖自学,动作随心所欲,很不正规,就是教体育的陈老师,也是自学成才。老师中,要数王老师的球技最高,他的提掺球很准,全校没有哪个打得过他。我能打败其他几个老师,完全靠人小,机动灵活,跑得快。说起提掺球,这个动作,现在已经消亡,那个年代都是正胶拍,弧圈球也还没有在小地方出现。从下到上,向前引拍提拉,提掺球产生的效果,有点前冲,但远没有日本人发明的弧圈球旋转强,但这个民间的打法,是不是弧圈球的前身呢?无从考证。
转眼到了1974年夏天,在寿安镇红星中学,召开了全县小学生乒乓球运动会。在陈老师的率领下,我校成立了男子乒乓球队,由我和另外两个高年级的同学组成,接到县体委的通知后,比赛已经临近,我们利用下午一起练习了1周左右,就拉上了比赛场。
这次运动会,算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县里组织的最大1次乒乓赛事,有几十只男女队伍参赛,分团体和个人,男队和女队。那个年代,虽然吃饭都很困难,但搞起运动会来,群众的热情高涨,开幕式和闭幕式,不仅敲锣打鼓,而且还组织了场面壮观的游行,沿镇上的几条主要街道,围得水泄不通。先是仪仗队伍,抬着木板制作的大标语,走在最前面,接着是服装统一的运动员,紧随其后的是工作人员和师生队伍。大家异口同声地挥拳高呼: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老百姓们在旁边高喊: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此起彼伏的口号声,震天动地,迎风招展的旗帜,把整个场面搅动得群情激昂。几番口号和长龙阵过后,便开始捉对厮杀。

运动会1.jpg
2016-3-21 15:42


此次运动会,我队得团体第1,我得个人第3。在团体比赛中,我们与西南公社小学(那时的公社就是现在的乡)球队争冠,打得最好的是我队的杜龙许,他用自创的动作,打赢了对方球队中,经过比较正规训练的1号队员。比赛完后,我问他咋打得那么好,他说:“我也打神了,球正来正打,反来反打,放开拚了”。当时输球的那个队员,跑到墙角哭了起来,带队的刘老师,立即前去抚慰,我也跑过去,同他拉拉手,表示安慰。我有些不解地问刘老师:“输场球而已,怎么会哭啊”?刘老师说:“他跟随我打了几年的球,参加多次比赛,还没有输过,第1次输球,心里难过”。这是我看到的运动场上,争强好胜的小小心灵,在失败面前的真实流露。刘老师是该校的体育老师,他是当时全县乒乓球打得最好的,后来成了我的教练。
个人赛,第1是杜龙许,第2就是西南公社小学的那位队员。我虽然在他们面前输了球,但也没有什么可难过的,毕竟我只是乒乓场上的一株小草,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也没有人在我幼小的心中播撒过一粒胜王败寇的种子,打乒乓就图好玩,因此,胸无大志,也就胜败无忧。但在这次运动会的个人赛争夺完后,刘老师发现了我,他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你还小,好好打,以后我教你”。说者有心,听者无意,我还以为刘老师只是安慰我而已,
谁知,第2年县体委的一纸通知,改变了我对乒乓球的认知。

陈龙灿.jpg
2016-3-21 15:43


  (待续)图片来自网络,鸣谢!
翼虎乒乓球客

好文好亲切ing,偶和楼主的经历有些相似
大山的子孙爱太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