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天国有乒乓吗?祭青城搓球魔术师刘云

本帖最后由 猴哥小圣 于 2011-5-30 14:38 编辑

春眠刘君入梦里,清明折枝寄相思,驾鹤神游环宇间,冥冥幽思忆故人!                           

                                                              
刘云2.jpg
2011-5-18 13:02

——                                                                              刘云(中)

   
    清明节到来,几位球友张罗着要去踏青,这时我禁不住想起了去年离开我们的球友、呼和浩特及国家航天系统业余乒乓一流高手-刘云

      我是05年通过球友认识刘云的。刘云首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独特娴熟的乒乓技术和比实际年龄略显老成的相貌,尤其他那变化莫测、落点刁钻的搓球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刘老师的独门绝技,曾在一次正式比赛中让一位退役专业队员落马。但他最让我敬重和吸引我的还是他谦逊质朴的品行及内敛亲和的性格。我仅比他大几天,他却常常以哥相称,这让我十分惶惑不安。

     虽说乒乓圈仅仅是一个运动健身、娱乐消遣的松散群体,但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只有相对简单的关系,没有绝对纯洁的交情。在这个圈内大家有意无意的选择着水平相近、气味相投的人沟通和联系着。

     乒乓技战术的细腻、复杂,在球类运动中当属难度最高之列。

     如同没有完全相同的手纹一样,也没有完全相同的技术;如同没有最先进的拍子一样,也没有最先进的打法。但无论何种技术、那种打法,只要你在这方面成为领跑者,就一定会有不俗的战绩,就会有人为你喝彩。一次和呼市的几位乒乓高手聚会、摆龙门,谈到某某发球好、某某防守好、某某步伐好,大家莫衷一是,但说到搓球技术大家几乎都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刘云!

     人已离开江湖,但江湖还在流传着他的故事,这个人是幸运的。   

     这是个讲等级、讲互利的时代,如果有人执拗的以为可以和比自己地位高很多的人成为莫逆,不是天真就是自欺欺人。需要仰视的“朋友”可能给你带来利益,但未必会带来愉悦和平等。

     比自己水平高很多的球手未必会真心愿意和你切磋,有许多高手陪比自己水平低很多的人打球,那人背景绝非寻常,当然个中缘由也就不言而喻了。这时小小银球承载的就不仅仅是健身娱乐了。

     而刘云常约我打球,绝非我俩有一打,而是球外的因素更多些。所谓的臭味相投、惺惺相惜。方寸球台还可以传递处事原则、价值取向。

     一天,我约刘云下午打球,他为难:明天要代表学生家长在十四中毕业大会上发言,今天要赶写个演讲稿。当时我刚返球坛兴致正浓,一口应承下来我来捉刀代笔,下午打球时匆忙急就的发言稿交到了刘云手里,晚上回到家里既接到了刘云的信息:猴哥,写的太精彩了...我请你和嫂子吃饭。过了几天,很少请客的刘云把我们几位常在一起打球的朋友叫到老坎上饭店,并特意带来了已考上哈工大的儿子。“真没想到猴哥能写出这么漂亮的演讲稿,十四中当时就给留下了,说这是他们历届最好的家长发言,我可风光了一把...”那天很少喝酒的刘云端起了白酒杯。缘此后,我们的关系走的更近了,一起去和林打球、去召河草原游玩、去翔如农家乐度周末、去医学院新校区征战...我们一起交流着打球的心得、人生的感悟、各自的经历。

     刘云也属热爱生活、讲究情趣的人,儿子一考上大学就买了一辆车,我们当时还计划着一起驾车,去阿拉善-看大漠孤烟直、去锡林郭勒-观草原落日圆。大有一种志趣相投、相见恨晚的感觉,但现在这些计划和憧憬都随着刘云的英年早逝成为回忆和缺憾。念及此,我禁不住有种逝者如斯、生命无常、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慨。古罗马哲学家马可.奥勒留说:“假如人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来度过,这个人肯定是完美无缺的、是没有遗憾的!”

     刘云有着北方人的外表,实则出生在黄浦江畔,65年随知识分子父母支边来到军工企业河西公司,高中毕业后落实政策安排在河西公司搞技术。刘云外表敦厚谦和,骨子里却遗传着知识分子的孤傲和清高,他勤奋好学、博闻强记、工作出色、为人真诚,却不谙世事、藐视恶俗,虽说在公司受人尊敬、人缘极好,但在仕途上却不尽人意。对此他不置可否、淡然处之。他对家庭极负责任,对儿子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为了儿子的学业,全家在市内借了一套房子,直至儿子顺利考上了大学才迁回远离市区南地的家。每每谈及和他形神兼备的儿子,刘云都充满自豪和慈爱。

     乒乓球这项运动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各地、各场馆也有自己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如在过去的铁宫、劝业及现在的师大,往往是高手们固定集聚在一张台子,其他台子也是球手们根据各自的水平捉对厮杀,水平有差距的很少在一起交手,我初入此道时不知深浅,主动请高手过招曾遭到人家的婉言谢绝。可我注意到,刘云从未拒绝过任何人的邀请,那怕是初学者,也和人家打的认认真真,有时他一时下不来台子,或有俩人同时约请他,他也尽量抽出空来和每个人打到,有时宁可把我们这些熟人推了,也要和人家打上一盘。他的水平绝对是可以和任何业余高手对决的,可他从来不主动上“壹号台”,经常和我这等水平的球手在其他台子打的热火朝天、十分投入,决不敷衍,这和现在一些打应付球、打领导球的恶习相比令人肃然起敬。我打球重结果但更看重过程,为了见识高手的真实水平,常常要求对方让球打,或者带火打,对我来说打一场漂亮的输球远比打一场窝囊的赢球要酣畅淋漓、愉悦爽快的多,因此我挑战的对手的水平往往是在我之上者。

     正当我们相互适应、相互走近时,传来了刘云在单位体检中查出了肺癌的不幸消息。

     刘云不好酒,但吸烟,我在锡盟的一位球友也是同学巴根那,在九十年代曾获得过全盟乒乓球赛冠军,在此半年前,因肺癌病逝,年仅47岁。此人也是吸烟不喝酒,为此我在球友们之间极力宣传运动之后吸烟的危害,可是收效甚微。刘春林:抽烟人不得“非典”。潘学武:你忌酒我就忌烟。张水军:毛主席抽烟活到...周恩来不抽烟...只有已经因肺病住进医院的原八一队的队员、李振恃的队友,伊斯兰兄弟丁立春老师倒着气:我再也不抽了,省下的烟钱我去涮清真羊肉、我天天吃烤鸭!去我那打球也不许他们抽烟,娘了个X,我这肺子就是让他们给熏得!

     我在踌躇和惊惶无措中不敢拨刘云的电话,思忖再三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刘云你在忙什么?下午可以打球吗?在忐忑中我收到了他的信息:侯哥,我查出了肺癌,正在北京联系治疗之事,回去我们开战!这条信息让我心如刀绞,我母亲是患此病离开人世的,我深知此病的凶险,我马上联系也在北京给妻子治疗此病的内蒙结算中心的禹总,请他给予指点和推荐相关的治疗途径。在去年的春节中我把刘云一家及石锦绣所长、老寇、水军这些常在一起的球友、家属召集到一起,我特意在家做了锡盟送来的孢子肉带到饭店。大家在刻意制造的喜庆气氛中相互表达着诚挚的祝福,刘云和妻子沈红十分高兴,可是在大家的内心中却有隐隐的不安和阴影,这是和刘云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春节吗?此前一年过年,好客的、认识不到两年的老大哥寇援朝将我们这几位球友叫到家里,让我们感到十分亲切和温馨。

     不幸的消息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传来了,刘云被救护车从北京送回了呼和浩特市。我和水军、老寇来到了医院,看到我们,刘老师十分高兴:“猴哥,我有个最大的心愿,等我好了,你帮我组织一场全部是高手参加的比赛,打个排名赛,赛完了我出钱大家好好聚一下...”看到已经无法坐起来的刘老师,我们无言以对。我想起在几个月前,刘老师抱着病躯带着儿子去家里看因打球拉伤韧带的我的情景;想着曾经在球场内矫健灵动、霸气十足的刘老师,可能永远告别他30年没有离开过的球场了;想到他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和他亦子亦友的儿子大学毕业的风光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忙走出了病房,还年轻的儿子看到潸然泪下的侯叔叔,可能还没有感到情况的严重,在轻声的劝说着我,多年的朋友水军从未见我掉过眼泪,见状感慨不已。

     一个月后,6月5日,刘云-这位呼市乒坛高手、搓球魔术师在亲人的哀伤中、在球友们的唏嘘和遗憾中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他钟爱的乒坛,离开了他牵挂的爱妻、儿子和亲人,离开了敬仰和想念他的球友。
     刘云一路走好!
       欢迎球友们点击:http://blog.sina.com.cn/houshiping让我们共同追忆逝去的故人,感悟生命的意义;分享乒乓的快乐、交流健身的心得。
刘云.jpg
1

评分人数

http://blog.sina.com.cn/houshiping
排了一个多小时版面还是不满意,为什么编辑好的版面发上去却不一样?郁闷。

TOP

欢迎去我博客串门吧,有球友的故事和感悟。在这里发帖我还不会排版。http://blog.sina.com.cn/houshiping

TOP

寄托哀思,情真意切,饱含哲理,使得容易动感情的我心里也非常难受......

TOP

   向刘云先生致哀!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TOP

真挚的友谊!

TOP

几次发帖都无法完成,莫名其妙,“帮助”挡住无法点击操作。只好麻烦朋友点击http://blog.sina.com.cn/houshiping或百度猴哥小圣
进入我新浪博客沟通交流了。

TOP

猴哥小圣的文笔非常好,如果有可能,请管理员将这篇感人至深的帖子总置顶,以便让更多的网友欣赏

谢谢
乒乓博客:关注草根乒乓,宣传民间赛事
(http://shihuaisheng13.blog.163.com/)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