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乒协若一意孤行,中国乒坛的2018还是个多事之秋!

1月5日,中国乒协《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正式出台,彻底否定了以往的“直通”选拔形式,故引发广泛争议。
1月7日,中乒协又公布《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之问答》。本想自圆其说,然而越描越黑,又招来骂声一片。
《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之问答》依然“槽点”很多,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中乒协推翻了国乒教练组关于许昕、刘诗雯“保送”参加世界杯团体赛的决策。
  
争议一、《2018年参加国际赛事运动员选拔办法》(以下简称“新选拔办法”)究竟何时生效?
根据乒协的解释,“新选拔办法”是2018年1月至12月间试行。那么问题来了,男队选拔赛是2017年12月进行的,现在用2018年的“新选拔办法”去捆绑2017年12月的比赛,难免让人觉得乒协是在生搬硬套。

争议二、“新办法”的选拔究竟如何操作?
根据“新选拔办法”,世界杯团体赛(包括世锦赛团体赛)5名队员产生的5条细则,前4条都用了“前三名取1”,第5条则用了“靠前者取1”,因没有一个硬性尺度,具有弹性,实际操作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人为掌控”的情况,造成无章可循,节外生枝,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争议三、男女队选拔为何方法不一样?
男乒方面,林高远、于子洋的选拔是分开进行的,林高远从“中生代”8人中突围,而于子洋是U21单独选拔出线。
刚刚结束的女乒方面,则是用“7选2”的大循环方式一揽子解决。陈幸同、王曼昱杀出重围。于是乒协放了一记马后炮,说,女队的采取的是合二为一的选拔方式(国家队选拔赛暨U21选拔赛)。这样的解释说明实在令人喷饭。倘若,7选2出线的是陈梦、木子,或者是武杨、冯亚兰(非U21球员),那该怎么办?难道再去安排一场由陈幸同、王曼昱、孙颖莎参加的U21选拔赛?

争议四、国乒教练组原先所做的决策为何无效?
早在2017年12月,教练组就确定了许昕、刘诗雯的世界杯团体赛参赛资格。这一决策当时肯定得到了乒协的首肯与批准。教练组的决定一旦公布了,从法律层面论其实也是一种契约行为(教练组为甲方,球员为乙方)。但仅仅时隔了一个月,球员并没有出现违背体育精神(诸如罢赛、酗酒、斗殴、爆粗口等等)不良行为,乒协就推翻了教练组的决定,并做了强词夺理式的解释,只能说这是霸道行径。这很容易使人产生联想,难道有人一直在为去年发生的某件事耿耿于怀,所以不惜打脸,让教练组情何以堪,也要孤注一掷,想方设法把吐出来的话再吞回去?

粗暴,源于对他人对公众的藐视。狡辩,掩盖不了良知的缺失。倘若,中乒协不好好反思,改弦易辙,2018的中国乒坛还将是一个“多事之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