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渔樵视角)苟仲文与刘国梁本应“鸾鸣凤奏”,为何“失之交臂”?

苟仲文与刘国梁本应“鸾鸣凤奏”,为何“失之交臂”?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196年),吴侯孙权向镇守荆州的关羽抛出了橄榄枝,派诸葛瑾(诸葛亮的哥哥)登门说媒,欲娶关羽的千金为儿媳。
自建安十六年孙尚香回娘家探母,一去不返(未正式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两家表面上还是亲戚),孙、刘集团的关系陷于不冷不热之窘境。此番孙权主动提出再结秦晋之好,当然还是基于政治考量,两家若能修复关系,可以对已渐成颓势的曹操形成夹击。不料,刚愎自负的关羽不接翎子,不愿意倒也罢了,偏偏还撂了句“虎女焉能嫁犬子”,这话太伤人了,人孙公子好歹也是未来的“龙子”,吴侯恼羞成怒可想而知。
于是,孙权暗中联络曹操;让吕蒙托病,由陆逊白衣渡江,偷袭荆州,在正全力北伐攻打襄阳的关羽的背后狠狠捅了一刀。
腹背受敌,大英雄败走麦城……
于是,刘备举全国之力讨伐东吴,却被陆逊火烧连营,铩羽而归,只落得惨凄凄悲切切,托孤永安。
至此,诸葛亮《隆中策》的老本已基本消失殆尽。
再后来,魏主政归司马氏,先灭蜀汉,再灭东吴,三国归晋。曹、刘、孙,谁都不是赢家。
倘若,关羽答应了这门亲事,孙刘两家再度“鸾鸣凤奏”,结果肯定就不一样。
一次偶然的“失之交臂”,居然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三国时期整个历史走向,细思极恐,十分神奇。
db.jpg

无独有偶,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原本,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与功勋教头刘国梁之间也可以“鸾鸣凤奏”,强强联手,共襄国乒改革之大计;殊不料却阴差阳错,“失之交臂”,还酿成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体坛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
——关于《苟仲文曾有意让刘国梁任乒协主席,专门找其沟通》的长篇博文在网上发表已有一个星期,既然未见相关人员出面予以澄清或辟谣,看来所述内容并非杜撰。
该文洋洋洒洒,不厌其烦地列举了20年间许多鲜为人知的体坛“改革”轶闻,以及苟仲文上任后做了哪些具体工作。不可否认,该文作者基本持正面“官方立场”,回应外界质疑的同时,多少有点为仲文兄“洗白”(鸣冤叫屈)的成分。殚精竭力,有时还不落好,当家人确实也不容易。人们最关心的恐怕不是那些近似琐碎、如同流水账的尘封往事以及新局长的工作日程表,而是苟、刘二人年初有过单独交往,苟曾有意让刘出任中国乒协主席。寥寥数语,只说沟通了“三个小时”,具体细节不得而知。但有一点读者还是看懂了,他俩那次“沟通”的效果并不理想,而且效果欠佳的主要责任似乎不在苟仲文。
为何效果不佳?
究竟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苟局长与其他大咖(姚明、郎平等人)沟通得不是挺好的吗?
都是为党的事业而工作的革命同志,彼此若能以(改革)大局为重,出于公心(百分之百彻底无私好像不太可能,但凡有个百分之七、八十的公心就行),坦诚相待,推心置腹,有啥事情会谈不拢呢?
时至今日,仔细梳理,渔樵唯有一声叹息。

TOP

去年11月,之前与体育很少交集的原北京市委(负责文教的)副书记苟仲文,空降到国家体育总局,接替刘鹏执掌帅印。上任伊始,他便积极倡导引进“扁平化管理”模式,为其日后的改革奠定了理论(舆论)基础。
到处机构臃肿(绝非一个体育总局),人浮于事,盘根错节,互相扯皮,各衙门均效率偏低,此乃初级阶段的“特色”之一。分明一个运动项目,上面却有两个婆婆(协会和管理中心),若能真的“扁平”掉一套人马,既提高了职能效率,又减轻了纳税人负担,一举两得,倒是顺应民意大快人心。
只是,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改革又谈何容易!基本国情是人太多了,总得要吃饭,若都给“扁平”了就断了营生,故积重难返,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只好糊弄糊弄了事,譬如摘了“国家体委”的招牌挂上“体育总局”的匾额,名义上机构精简了(许多部委都这么“撤”了),实际部级单位反倒越“整改”越多。纵观全国,各级“公务员”(包括所谓“参公人员”)的数量已比当初翻出还几倍。
如何平衡“改革”与“维稳”的关系,起码50年内仍然是让决策者挠头的大难题。
每一项改革举措必须符合具体的实际情况,慎之又慎,不能贸然行事,欲速则不达。
古往今来,偏偏有人就不信这个邪,譬如商鞅、王安石、张居正……

TOP

毛主席教导我们:“正确的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2017年2月23日,姚明当选中国篮协主席,成为无公职身份出任该职务的第一人。
4月27日,李永波卸任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任中国乒协第18位副主席),国羽不再设立总教练岗位,由夏煊泽、张军分别担任中国羽毛球队单打组和双打组组长。
5月17日,郎平任中国排协副主席,仍保留中国女排总教练职务。
6月2日,李琰当选中国滑冰协会主席(兼任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6月26日,赵宏博任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
6月24日,王海滨任中国击剑协会主席(兼任中国男子花剑队主教练),成为由本专业的运动员、教练员出任协会主席的第一人。
……
集结号已经吹响。
大刀阔斧,雷厉风行。
这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向公众释放出强烈的改革信号,标志着中国竞技体育的改革或将驶入快车道,而新任局长苟仲文同志就是这新一轮改革浪涛的弄潮儿,领头羊。
但是,国乒的人事变动(刘国梁卸任总教练),却引来不少争议,公众几乎呈一边倒为刘国梁鸣不平;而随后爆发的国乒将士“兵谏”事件,更是将苟仲文推向了风口浪尖。
原本可以避免的一场轩然大波,就这么从天而降,猝不及防。犹如正郊外踏青,突然砸下一阵大冰雹。平湖泛舟,迎面来了一股龙卷风。
原先精明干练交口赞誉的“改革家”形象,顿时在公众心目中大打折扣。就像大型超市里西点柜现做现卖没有添加防腐剂的奶油蛋糕,通常过了晚上七点半,立马就会削价。
甚是煞风景。
智者千虑,棋错一招。

TOP

刘国梁没能当上乒协主席,连总教练职务也给撸了,难道是因为他不堪重任?
答案基本是否定的。苟仲文局长年已花甲,在政界摸爬滚打多年,阅人无数,看人应不会看走眼。既然几个月前他曾想推刘国梁出任中国乒协主席,这就说明,刘的能力和品行这两方面没有问题,堪当重任。
倘若,经过调查证实刘在经济方面也不涉嫌重大贪腐(应该没问题,若真有事儿就直接“双规”了),那么,苟仲文对刘国梁的态度为何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
“症结”何在?
刘国梁不愿当乒协主席,也许有希望继续带队征战下一届奥运会以提升个人威望的因素。这个矛盾其实不难解决,就像李琰主席、王海滨主席那样,继续兼任原岗位职务即可。
刘国梁不愿当乒协主席,或许和郎平一样有“尊师情结”,不想“挤掉”自己的恩师(现任乒协主席蔡振华,排协主席袁伟民)。人毕竟是感情动物,有这方面的顾虑亦是人之常情。那么,就参照安置郎平的方式来解决(协会副主席兼运动队总教练),操作上并无丝毫难度。若真心想重用刘国梁,不妨等过两年再说,好在来日方长,刘国梁比郎平要年轻许多。
刘国梁实在不想当官,还有一个办法:干脆就随他去,原地待着不动。
以上三种方式,分为上、中、下。
若采取第一种方式,将成为今年体坛最大亮点,乒乓球毕竟是最具优势项目,国球,苟局长“改革家”的形象因此会愈加丰满高大;采取第二种方式,在公众心目中也会大大加分;即使采取第三种方式(刘原地不动),起码在公众心目中也不会减分。
结果很遗憾,偏偏二人没谈拢,于是苟仲文采取了另一种方式……
根源估计八成是因为“师傅”。让刘与师傅彻底“切割”,旗帜鲜明地站队,恐怕是这次抛出橄榄枝的先决(交换)条件。刘的态度暧昧(硬抗几乎不可能,上下级关系在那儿摆着,刘毕竟不是关羽),装糊涂,横竖就是不接翎子,触碰了对方的底线,无法容忍,最终导致“沟通”不欢而散(好在苟也不是孙权,并没有挥舞大棒痛下杀手,而是来了个明升暗降,也算网开一面)。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改革家应该有海纳百川、能使用各种人才之雅量。
落子无悔。好好的一盘棋,居然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大概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吧。

TOP

近期公众号热门文章!

TOP

一仆二主?除非能瞒住老东家
QQ:491012008   
...

TOP

莫衷一是,文不对题。

TOP

一仆二主?除非能瞒住老东家
老井 发表于 2017-8-21 09:06


一仆二主?老井还是那样油墨!

TOP

回复 9# 沈正一

还是沈总幽默。

TOP

返回列表